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茶叶网 > 服务 > 文化大餐 > 茶文 >

茗荈录

作者:陶 谷 出处:中茶所--中国茶叶网 点击:2962

茗荈

【宋】陶  谷撰

前言

   陶谷(903 - 971)字秀实,邠州新平(今陕西邠县)人。本姓唐,避后晋高祖石敬唐讳改姓陶。历仕后晋、后汉、后周,入宋后累官兵部、吏部侍郎。建隆二年(961),转礼部尚书、翰林承旨。乾德二年(964)判吏部铨兼知贡举,累加刑部、户部尚书。《宋史》卷二六九说他“强记嗜学,博通经史,诸子佛老,咸所总览;多蓄法书名画,善隶书。为人隽辨宏博,然奔竞务进”。

    茗荈录》此篇原是陶谷所写《清异录》一书中的“茗荈”部分。《清异录》六卷,内分三十七类。明代喻政采取其中“茗荈”一类除第一条(即唐人苏廙《十六汤品》,本书唐代部分单列为一种茶书。)外,其余各条,作为一种茶书,题曰《茗荈录》,印入他的《茶书全集》。此后有关茶书书目即以《茗荈录》为其名。

    《四库全书总目》称:陈振孙《直斋书录解题》以为《清异录》不类宋初人语,明胡应麟《笔丛》曾经辨之,又此书在宋代已为人引为词藻之用,如楼钥《攻媿集》有《白醉轩》诗,自序云引用此书,故此书当是陶谷于五代宋际所撰。

    关于《茗荈录》的具体成书时间。《茗荈录》第一条《龙坡山子茶》说:“开宝中,窦仪以新茶饮予”,所记年号开宝是此书中最后的时间记录,但此条文中肯定有误。因若言以窦仪,当是乾德中,因为窦仪卒于乾德四年冬(966),而开宝元年即已经是968年,则“开宝中”误;而若言以开宝,则窦仪误。开宝共九年,而陶谷卒于开宝三年,一般元年不能称“中”,至少应当开宝二年,更可能是三年。而且《清异录》原是一种笔记,逐年积累,很能写至临死的最后一年。因此推定《茗荈录》写定于乾德元年至开宝三年中,即963 - 970年之间。

    《茗荈录》有宛委山堂说郛本、涵芬楼说郛本、茶书全集本、清道光年间李锡龄校刊惜阴轩丛书本、民国文明书局1922年石印陈眉公订正宝颜堂秘笈本等版本、《茗荈录》共有十八条,其中有六条,茶书全集本比涵芬楼说郛本中所载《清异录》各该条多出若干字,清陶珽重新编印的宛委山堂说郛本中,《清异录》“茗荈”类少了六条,各条文字,还有比涵芬楼本更少的。

本书以涵芬楼说郛本《清异录》为底本,参校他本。

 

 正文

龙坡山子茶[1]

开宝中,窦仪[2]。以新茶饮予,味极美。奁面[3]标云:“龙坡山子茶”。龙坡是顾渚之别境。

圣赐花[4]

吴僧梵川,誓愿燃顶[5]供养双林傅大士。自往蒙顶结庵种茶。凡三年,味方全美。得绝佳者圣赐花、吉祥蕊[6],共不逾五斤,持归供献。

汤社

和凝[7]在朝,率同列递日以茶相饮,味劣者有罚,号为“汤社”。

缕金耐重儿

    有得建州茶膏,取作耐重儿[8]八枚,胶以金缕[9],献于闽王曦[10]

乳妖

    吴僧文了善烹茶。游荆南[11],高保勉白于季兴[12],延置紫云庵,日试其艺。保勉父子呼为汤神,奏授华定水大师上人,目曰“乳妖”[13]

清人树

    伪闽甘露堂前两株茶,郁茂婆娑,宫人呼为“清人树”。每春初,嫔嫱戏摘新芽,堂中设“倾筐会”。

玉蝉膏

    大理徐恪见贻卿信锭子茶[14],茶面印文曰:“玉蝉膏”,一种曰“清风使”[15]。恪,建人也。

森伯[16]

    汤悦[17]有《森伯颂》,盖茶也。方饮而森然严于齿牙,既久,四肢森然[18]

水豹囊

    豹革为囊,风神呼吸之具也。煮茶啜之,可以涤滞思而起清风。每引此义,称茶为“水豹囊”。

不夜侯[19]

胡峤[20]《饮茶诗》曰:“沾牙旧姓余甘[21]氏,破睡当封不夜侯。”新奇哉!

鸡苏佛[22]

犹子彝之[23],年十二岁。予读胡峤诗,因令效法之,近晚成篇。有云:“生凉好唤鸡苏[24]佛,回味宜称橄榄仙。”然彝之亦文词之有基址者也。

冷面草

符昭远[25]不喜茶,曰:“此物面目严冷,了无和美之态,可谓冷面草也。”

晚甘侯

 孙樵[26]《送茶与焦刑部书》云:“晚甘侯十五人遣侍斋阁。此徒皆请雷而摘[27],拜水而和[28]。盖建阳丹山碧水之乡,月涧云龛之侣,慎勿贱用之。”

生成盏

 馔茶[29]而幻出物像于汤面者,茶匠通神之艺也。沙门福全生于金乡,长于茶海,能注汤幻茶[30],成一句诗,并点四瓯,共一绝句,泛乎汤表[31]。小小物类,唾手办耳。檀越日造门求观汤戏,全自咏曰:“生成盏里水丹青,巧画工夫学不成。欲笑当时陆鸿渐,煎茶赢得好名声。”[32]

茶百戏[33]

 茶至唐始盛。近世有下汤运匕,别施妙诀,使汤纹水脉成物象者,禽兽虫鱼花草之属,纤巧如画。但须臾即就散灭。此茶之变也,时人谓之茶百戏。

漏影春

 漏影春[34]法,用缕纸贴盏,糁茶[35]而去纸,伪为花身;别以荔肉为叶,松实、鸭脚[36]之类珍物为蕊,沸汤点搅。

甘草癖[37]

 宣城何子华邀客[38],酒半,出嘉阳严峻画陆鸿渐像[39]。子华因言:“前世惑骏逸者为马癖,泥贯索者为钱癖,耽于子息者为誉儿癖,耽于褒贬者为《左传》癖。若此叟者,溺于茗事,将何以名其癖?”杨粹仲曰:“茶至[40]珍,盖未离乎草也。草中之甘,无出茶上者。迨宜目陆氏为甘草癖。”坐客曰:“允矣哉!”

  苦口师

  皮光业[41]耽茗事。一日,中表请尝新柑[42],才至,呼茶甚急,径进一巨瓯。题诗曰:“未见甘心氏,先迎苦口师。”[43]众噱曰:“此师固清高,而难以疗饥也。”[44]

 

关于我们 | 本站声明 | 设为首页 | 添加收藏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@ 2011 e-chinatea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国茶叶门户网-力求做专业的茶叶平台

主办: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,国家茶叶产业技术体系 承办:茶叶经济与信息中心

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 版权所有  浙ICP备05000555号  浙公网安备 3301990200014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