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茶叶网 > 服务 > 文化大餐 > 茶诗 >

皎然吐槽:陆羽茶经有名只是个传说

作者:一茗 出处:中国茶叶公众号 点击:1717

皎然画像

   网友郑容来相见,皎然以茶会友,喝了大半夜。茶友圈里都有一个通病,喜欢晒喝茶,而且都说自己的茶好。皎然虽是高僧,也不免俗,第二天就在圈里晒喝茶,将自己的茶夸上了天,还推送陆羽。

      皎然爱饮茶,精通茶事,茶圣陆羽好友(陆羽称“缁素忘年之交”),是现存留诗陆羽最多的诗人。他晒的就是这首茶诗《饮茶歌送郑容》:

  丹丘羽人轻玉食,采茶饮之生羽翼。

  名藏仙府世莫知,骨化云宫人不识。

  云山童子调金铛,楚人茶经虚得名。

  霜天半夜芳草折,烂漫缃花啜又生。

  赏君此茶袪我疾,使人胸中荡忧栗。

  日上香炉情未毕,醉踏虎溪云,

  高歌送君出。

  

  “丹丘羽人轻玉石,采茶饮之生羽翼”,诗歌起势奇崛,开篇就将诗带入神仙境界。修仙道人不再看重服丹药,是因为有茶可饮,同样有升仙效果。升仙是道人修炼的理想境界。〞生羽翼〞句出道家著作《天台记》:“丹丘出大茗,服之生羽翼”。

  “名藏仙府世空知,骨化云宫人不识”,这茶之名只在仙府有录,其轻身换骨的功效世人不识。仙府是道教元始天尊的居处,云宫是太上老君的丹房,与后句云山都泛指神仙的居住处。道家陶弘景《杂录》:“苦茶轻身换骨,昔丹丘子黄山君服之。”

  “云山童子调金铛”,仙童开始煎茶。铛,即陆羽《茶经》里的鍑,就是煎茶烧水的锅,神仙背的锅自然与世人有别,是黄金打造的“金铛”。

  总而言之,皎然开篇五句诗,句句不离神仙,反复向好友神侃这茶的珍贵,意思就是:这货咋不上天,是神仙之饮,吃瓜群众没见过更不知道功效。皎然说饮茶的好处还真不是吹的,引经据典都有实锤。

  皎然接下来一句“楚人茶经虚得名”(楚人,指陆羽,湖北竟陵人),常让人费解,好像现在他跟陆羽是好友,他却在圈里说对方代表作有名是虚的,这操作不是要主动掀翻友谊的小船么?如果遭拉黑也毫不冤枉。皎然在这里其实是蹭陆羽之名夸自己的茶好。用现在的话说就是:“陆羽同学,出来走两步,这样的好茶,居然《茶经》没载,你的《茶经》很有名只是个传说”。皎然吐槽陆羽的意思就是,这样的好茶应该记载在《茶经》里。

  皎然此例一开,吐槽陆羽就代有其人,凡有夸好茶者都要拿陆羽说事。蔡襄在《和杜相公谢寄茶》写道:“却笑虚名陆鸿渐,曾无贤相作诗夸。”蔡襄在福建督造贡茶,有好茶寄送已经离休的宰相杜衍分享。杜老写诗相谢。蔡襄和诗回复,调侃陆羽虽然因茶有名,却没有贤相作诗夸赞,意思是自己比陆羽幸运。看来蔡襄也很矫情,吐槽陆羽是为了炫耀杜老对自己的点赞,陆羽的无奈同谁说理去?宋代林逋《烹北苑茶有怀》:“世间绝品人难识,闲对《茶经》忆古人”,意思是北苑茶是人间绝品人们不识,翻遍《茶经》不见记载,想起来是因为陆羽没有到过建安。因为陆羽在《茶经》写着建安茶“未详”:“其思、播、费、夷、鄂、袁、吉、福、建、韶、象十一州未详,往往得之,其味极佳”。宋杨亿《北苑焙》:“鸿渐茶经在,区区不遇真”,也是感叹陆羽没有记载北苑茶。明·王洪感谢朋友赠送的好茶,写诗道:“常笑茶经收未遍,每于泉品较来真”,也是吐槽陆羽《茶经》没有收录朋友的好茶。陆羽有著作《水品》,苏轼夸安平泉水好,有诗句“当年陆羽空收拾,遗却安平一片泉”,便是吐槽陆羽忘记了记载安平泉。陆羽接二连三地遭遇吐槽,求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?

  皎然接着写煎茶对饮,“霜天半夜芳草折,烂漫缃花啜有生”。这是一个冬日寒夜,夜半霜浓压折了兰草的枝叶,但知己情暖欢谈不歇,茶喝了一遍又一遍,“啜有生”。缃花,浅黄色的花,指煮茶时锅中泛起的茶汤沬渤。皎然有诗写“天目山茶”的诗句:“投铛涌作沫,着碗著生花”。陆羽在《茶经》里强调煎茶的技巧要调汤花。

  “霜天半夜芳草折,烂漫缃花啜有生”表达寒夜里朋友相聚喝茶的意境同后人宋代杜来《寒夜》诗句:“寒夜客来茶当酒,竹炉汤沸火初红”恰有同趣。杜来就因为这句诗而著名,皎然这句诗知道的人反而不多。句中“芳草折”语含双关,芳草也指兰草。折芳草或香花相赠是古代朋友或男女恋人间表达情意的一种风俗。皎然《送侯秀才南游》:“芳草随君自有情,不关山色与猿声”。唐代杨谏《赠知己》:“江南折芳草,江北赠佳期。”东汉古诗十九首有《涉江采芙蓉》:“涉江采芙蓉,兰泽多芳草。采之欲遗谁?所思在远道”。“芳草碧连天”,成了李叔同“长亭外,古道边”《送别》的场景。可见,情人节鲜花香草贵由来已久。

  “赏君此茶袪我疾,使人胸中荡忧栗”,皎然用自己的亲身体验,向好友夸自己的茶有袪疾解忧闷的功效。他这句诗仿佛是写剡溪茶的简省版。皎然在《饮茶歌诮崔石使君》诗中这样夸剡溪茶:“一饮涤昏寐,情思爽朗满天地;再饮清我神,忽如飞雨洒清尘;三饮便得道,何须苦心破烦恼。”

  次日太阳已上山顶,好友要告别了。“日上香炉情未毕”,因为情兴未毕就一路相送过了虎溪,“醉踏虎溪云”。香炉即庐山香炉峰,李白有“日照香炉生紫烟”诗句。古人分别相送有唱曲的习惯,李白“忽闻岸上踏歌声”,便知道是汪伦来相送。皎然“高歌送君出”,唱的就是这首茶歌,如果是现在的话,便要在群里发抖音了。

  东晋高僧慧远法师在庐山东林寺净修弘法,有送朋友不过虎溪的规矩。有一次,法师送别陶渊明、陆修静,因为一路欣谈,不知不觉就过了虎溪,破了规矩。人们就常用“过虎溪”指朋友交谊深厚。唐李白《别东林寺僧》:“笑别庐山远,何烦过虎溪。”孟浩然《过龙泉精舍》:“日暝辞远公,虎溪相送出。”

  民间有气象预报:″霜重见晴天"的谚语,就反映在这首歌里,"霜天半夜",次日就是灿烂的"日上香炉″了。因为有霜的气象条件是寒冷、无云、少风,近地表低温使水汽在植物叶表面凝结成霜,表明气候稳定,天气晴朗。同样,有"露重见晴天"的谚语,所以陆羽老师在《茶经》教我们采茶要看天气"凌露采焉",也就是早晨有露水,今天就是晴天可以出门采茶。还有皮日休《茶籝》诗:″开时送紫茗,负处沾清露。"

  《饮茶歌送郑容》全诗表达的是以茶会友的情景,时间在冬日寒夜,地点在庐山。如果虎溪是用典的话,但诗中又提到香炉峰,无疑皎然在圈里标记的地图位置在庐山。

  微信朋友圈与诗词都有一个共同点,用最少的语句表达丰富的内容。古人写诗就经常要用到典故,如同今天网语的“梗”,不了解梗便无法聊下去;同样,只有熟悉典故,读诗方能析骨食髓知全味。

  皎然,俗姓谢,字清昼,唐代著名诗僧。他家族基因强大,祖上有山水诗鼻祖谢灵运。皎然早年在庐山修禅,回湖州妙喜寺后同陆羽成好友,可见皎然在陆羽写成《茶经》后,又去过庐山。郑容,历史上无载,但“芳草折”“情未毕”“过虎溪”都表示他同皎然是知己朋友。

湖州皎然塔

关于我们 | 本站声明 | 设为首页 | 添加收藏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@ 2011 e-chinatea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国茶叶门户网-力求做专业的茶叶平台

主办: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,国家茶叶产业技术体系 承办:茶叶经济与信息中心

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 版权所有  浙ICP备05000555号  浙公网安备 3301990200014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