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茶叶网 > 服务 > 文化大餐 > 茶具 >

这只茶笼子,唐朝的奢侈品

作者:立斋 出处:姑苏晚报 点击:3683

   这是一只流光溢彩、空灵通脱的镂空鎏金银笼子,尽管是铜胎,但极为罕见。初见者不知其用途。当看到1987年陕西扶风法门寺地宫出土了一件与此相似的银笼子后,才知道这种笼子原是唐代皇家或贵族所用,且与茶文化有关。

  这只笼子高18.5厘米,口径15厘米,笼盖圆隆,直口,直腹,平底,有四足。笼盖和笼身做成子母口,笼盖顶上有个圆环扣,原本通过一个个相连的一串圆环,将笼盖与笼身连在一起,现在仍能看到盖顶有两个残存的圆环,笼身两侧各有一个焊接的圆纽,连着一个圆环以连接环串与棱形的提梁。整个笼盖、笼身、笼底刻凿了毬路纹镂空纹格,内外层都鎏了银,使笼子非常通透明艳。同时,笼盖和笼身一共焊贴了三十九只展翅鸿雁,对沿边、四足与鸿雁都鎏了金,在沿边还环錾了精细的海棠花纹与鱼子地纹,使整个笼子金银辉映,显得瑰丽、精巧、空透而生动。

  所谓毬路纹,是一种球形的纹饰。毬,古代泛称游戏类球形物体。唐代沈期《幸梨园亭下见打毬应制》有“宛转萦香骑,飘颻拂画球”,这是有图饰的彩球。这种用毬形作的纹饰,称之为“毬路”。

  与这只茶笼子相似的法门寺银笼子,出土时是与茶具放在一起的。这套茶具包括了茶笼、茶槽子、茶碾、茶罗、匙子等,其装饰、材质及其制作都非常的精美,从其留在器物上的文字,知是唐僖宗在登基前所供奉的皇家之物,故笼子不是一般的竹编,而是用银来制作。在唐代,社会上流通的货币是铜钱,铜在当时为官府所控制,故唐代留存下来的铜器很少,遑论金银制成的奢侈品了,更是为皇家贵族所专用。因此,法门寺的银胎笼与这只铜胎笼,客观反映了持有者的身份地位的差异。

  但这种茶笼子为何要制作成镂空的呢?茶具何以要制作得如此精美呢?原因要从唐代的饮茶风俗中去寻找。大家知道,中国饮茶文化虽然由来久远,但直到唐代,饮茶的普及时代才真正到来。茶叶品种的增多,泡制方法的讲究,饮茶方式的改进,饮茶旨趣的形成,茶论专著的出现,饮茶习俗的风行等,标志了饮茶风俗的盛行,品茗也成为了当时社会交往的一种重要媒介。陆羽在《茶经》中特别强调要“制其器,定其法,”因此,在唐代逐渐将饮茶演绎成为一种闲情的艺术,一种文化的礼仪,一种人生的境界,使得饮茶器具也越来越讲究精巧。

  唐代盛行煎茶法、点茶法这两种泡制方式,茶饼被奉为上品。平时,茶饼要悬挂高处,凉爽通风,保持干燥。在贮存后取用,茶饼还须焙烤,烘去茶叶中的水气,以保持其色、香、味。因此茶笼(亦称焙篓),应运而生,最初使用竹篾编成的笼子,在陆羽《茶经》中称之为“莒”,也由底和盖组成。但在皇家贵族则是由银或铜制作,因用这些材质制作的茶具,华丽又不会影响茶的真味。在《封氏闻见记》中有唐代禅宗寺院流行饮茶

  的记载:“开元中,泰山灵岩寺有降魔师大兴禅教,学禅务于不寐,又不夕食,皆许其饮茶,人自怀挟,到处煮饮。从此转相仿效,遂成风俗。”因此,唐代较大的寺院将法堂西北角的鼓,称之为“茶鼓”。僧人平时坐禅时,寺院监值要“打茶”,即在坐禅的间隙中,行茶四五匝,有助于提神修行,饮茶慢慢地成了僧徒生活的主要内容。一些僧徒还把饮茶提高到“茶佛一味”、“茶禅一味”的高度,认为饮茶有利于修行。于是形成了一整套饮茶礼仪,在佛教重大节庆时,往往举行盛大的茶仪。饮茶在寺院如此风行,就可以理解唐代皇室为什么要将茶具作为供奉之物了。

  此外,从这只茶笼也可以看出唐代的金属工艺水平,虽然质地没有银质笼子好,但也应为贵族所用,而且极有可能是皇帝的赏赐之物。因为这只铜胎笼子与法门寺的银胎笼子是同一型制、同一风格、同一工艺的器物,这在当时私家作坊是不得随意仿制的,而是由少府监中尚署直属的金银作坊院制作,称之为“官作”。玄宗时,仅少府监和将作监的工匠就有八百多人,金银工艺非常发达。这件铜胎的笼子,集中了金银细作的捶打、錾刻、刻凿、切削、抛光、焊接、鎏金银等工艺。如笼盖的圆弧沿边,采用捶打成形,沿边的图案是錾刻工艺; 笼盖笼身的毬路纹是刻凿而成;海棠纹的四足经切削成形,又錾刻了花纹;笼盖笼身抛光后鎏银;三十九只翱翔的鸿雁经过錾刻、切削、焊接,然后再鎏金。因此,这只笼子可以说是集中了金属工艺的精华。

  有人可能会问,唐代的茶笼子为什么要焊贴鸿雁为饰,包括法门寺出土的茶碾子盖板面也有鸿雁纹饰,这是偶然的巧合吗?鸿雁与饮茶有什么关系呢?这得从古人对饮茶的旨趣说起。在古人看来,茶秉清灵,生灵山之妙峰,承甘露之芳泽,是“草木之仙骨”,品茶是一种清趣,一种雅尚。被誉为茶圣的陆羽是位隐士,竟陵人,字鸿渐,其字即含有鸿雁潜在之意。因此后人往往把鸿雁与陆羽联系在一起。上元初,陆羽隐居于吴兴苕溪之畔,入深山采茶。诗人皎然访陆羽而不遇,在《访陆处士羽》诗中感慨道:“太湖东西路,吴主古山前。所思不可见,归鸿自翩翩。何山赏春茗,何处弄春泉。莫是沧浪子,悠悠一钓船。”也是将翩翩的鸿雁比作陆羽,借以赞赏陆羽那种超然脱逸的闲散情趣。由此可见,唐人借鸿雁以表达对陆羽的景仰,也就引申其义,与茶具的装饰结合起来。

关于我们 | 本站声明 | 设为首页 | 添加收藏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@ 2011 e-chinatea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国茶叶门户网-力求做专业的茶叶平台

主办: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,国家茶叶产业技术体系 承办:茶叶经济与信息中心

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 版权所有  浙ICP备05000555号